乱L仑口述全进程细节 淑芬又痒了把腿翻开

成天行还在行走的脚步,公然在听到后就停了下来。他不是怕王嘉宏!而是他前不久才刚宣告龙相病逝,现在后宫中却又遽然多了个皇贵妃,方位直逼岚皇后。

王嘉宏作为岚皇后的亲弟弟,要找他责问也是正常的。王嘉宏是什么手法,他清楚得很!就算他有心维护杨浩龙,可一旦王嘉宏想,杨浩龙的性命仍是堪忧的。

为此,他不得不让步一下。成天行怒道:“寡人这就去!你们留意维护皇贵妃,闲杂人等都不能挨近金丝殿!记住!寡人说的是不能挨近!”

不能进入和不能挨近,完满是两回事。为了防止风险,他只能慎重再慎重了。

“诺!”身边的宦官心照不宣,自是知道之前岚皇后,由于擅闯金丝殿而被剥夺金宝金册之事。

本来要见杨浩龙的心境,瞬间被一盆冷水泼下,而那人仍对错见不行的,这点让成天行极为愤恨。

&&&&

“见过陛下。”王嘉宏文质彬彬,彻底看不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。

“魔尊有礼了。”别看王嘉宏如此谦让,可真要想做件事来,恐怕他都招架不住,成天行从未小看过他。

“听闻陛下昨日封爵了一位皇贵妃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没有其他客套话,王嘉宏直接就进入主题,由此可见他的急迫。

成天行笑道:“谢魔尊金口。”

不论是谁,当有人提到杨浩龙时,他总是会不自觉的欢欣。那是种发自心里的快乐,即使对方是还有意图都好,只需是祝愿,他都会很快乐。

王嘉宏眼眸一暗,淡笑道:“看来那位皇贵妃深得陛下的喜爱,陛下不会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吧。”

“岚皇后贤惠端庄,若非前次罔顾圣明,寡人不得不立威处分,这点魔尊还望谅解才是。”在成天行眼里,王嘉宏清楚便是为了自己的姐姐才来这儿责问他的。

王嘉宏不自觉的初步用手指敲打着座椅上的凭据,良久,才说道:“那看来必定是家姐做错了,不若本尊代家姐向皇贵妃请罪吧。”

成天行眼睛一眯,这王嘉宏是什么意思?还要去见杨浩龙?说得好听是请罪,假如这魔尊一个心境不爽,直接了接了杨浩龙的性命,那又该当怎样?他可不敢冒险!

再说了,好端端的,王嘉宏没事去见什么皇贵妃?怎样看都是存心叵测!

成天行笑道:“魔庄严峻了,皇贵妃不是那样心胸狭小之人,那件事早就忘了。只需岚皇后不要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让寡人难做人就好。”

他这话凶猛,现已为废后打下了基础。若是将来岚皇后做了什么事,让他不得不废后,那也不是他乐意的,而是岚皇后自找的。

王嘉宏心中冷笑着,看来成天行是现已做好废后的预谋了。这下,他更是猎奇那所谓的皇贵妃!仅仅,千万不要是他所想的那样就好!

“话虽这样说,但不去向皇贵妃致歉,本尊这心中仍是有些过意不去。不是说皇贵妃不介怀了就行,而是这是王家的教养。”

王嘉宏句句不睬要去见皇贵妃,成天行恨不能将杨浩龙藏起来,底子不或许会让其他人有机遇见到她的。更何况是这个性格阴晴不定的魔尊?

当下,成天行有些欠好心思道:“并非皇贵妃架子大什么的,而是最近皇贵妃身子不适,要安心静养,也的确无法见客,还望魔尊了解。”

一个帝王能对一个平民如此谦让,已是给足了体面。就算王嘉宏的魔宫实力遍及各大国又怎样?这儿总归是殇朝,是他炎帝的地盘!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