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体育老师短文 挺进小侄女畅畅

早年惧怕大长公主淫威,历来不敢接近看火热的大众们现在什么都不论了,团团围在那里,不愿脱离,并且还有越聚越多的趋势。

“这不都是揽月坊的姑娘们吗?”

“那可不是。”

“他们坐在这儿干什么?”

“谁知道。”

有人识得金娘,上前问询:“薛老板,你带着姑娘们坐在这儿是要干什么呢?”

金娘回头看了他一眼,清凉的笑,说:“不干什么,便是来寻大长公主讨个公正。就算她贵为公主,可也不是随随意便就能抢了老娘男人的。”

“薛老板的男人?”那人不由得惊诧,叫起来,“是薛老板的相好也被大长公主……霸了?”

金娘颌首,一脸沉肃。

周围人听到立刻也都跟着嘘唏,惊叹起来。一惊揽月坊这位多财善贾、娇媚动听的佳人老板居然现已有相好了,尽管都不知她的这位入幕之宾是何人,不过已然也能被大长公主瞧上,容姿应该是不差的,不知跟那位飘逸的探花郎比怎样。谁也不曾想到金娘所言的男人便是六瞻。一个风尘女子,一个出尘脱俗,出路无量,从不踏足焰火之地的官大人,谁也没将两人往一块儿搭。二惊便是那大长公主几乎荒唐备至,见一个好一个霸一个,不要脸备至。一时刻,建业城中凡有些容姿的男人多人人自危起来,忧虑着,下一个不会就轮到自己吧?

“那大……几乎过火分、太荒唐了。”那人听了很替金娘仗义执言,怒发冲冠的说着,却也怕被大长公主的人听到了,白遭殃,便把打头的指责方针隐了,说完,以己度人,也不免替金娘如此斗胆的行为忧虑,劝她:“就算薛老板要讨公正,也不该如此鲁莽行事啊。民不与官斗,更何况这位仍是大长公主,甭说你就在这儿坐着不见得就必定能见得上大长公主,便是见上了,也不见得就能讨得了好的,那位主子是什么德性,全建业城里谁不知道。我看薛老板你仍是带着姑娘们回吧,别惹费事了。”

金娘不认为然笑了,说:“谢这位令郎提示,不过我薛金娘历来不是怕费事的,今个儿已然来了,敢在这儿坐着,就不怕那大长公主不出来见,这事儿若是不能妥善处理了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那人见劝不住,便也欠好再多说什么,无法叹了一声,就退开了。

“让开,让开,不许堵着大人的路。”遽然,几个衙役板着脸,横着刀,鲁声叫嚷着,劈开人群,走到了金娘跟前,却是京兆尹陈大人到了。

一风闻又是大长公主那儿闹出事儿来了,陈大人是真不想来的,事关那些皇亲国戚,再小的费事都是大费事,可究竟是在他的管辖之地,出完事总也欠好不亲身来一趟,不过风闻这次在大长公主府门口捣乱的并不是那位难缠的十三公主,总算是让他稍稍安了心了。

“薛金娘,”他板了脸,看着盘腿坐在蒲团上,一副老神在在容貌的薛金娘,张口便喝,“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聚众在大长公主府门口寻衅滋事,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?立刻带着你的姑娘们走,要不然,可就别怪本官不谦让了。”

金娘抬眸冷笑着瞥他一眼,说:“大人这话怎样说的?我不过带着姑娘们出来耍累了坐着歇一瞬间算了,其他什么事没做,什么话也不曾说,怎样便是寻衅滋事,目无王法了?王法里可有哪条是说禁绝人当街而坐小憩的吗?”

陈大人冷哼一声,看着她:“公然好一张利嘴。王法是没哪条说禁绝人当街而坐小憩。可你这的确仅仅当街而坐小憩吗?看看你现在这姿势,不是来大长公主府寻衅滋事的还能是什么?已然好言相劝不愿听,本官也就不跟你谦让了。”说着,他回头便唤了一声,“来人,”然后便叮咛,“把他们都给我拉回去,关起来。”

“是,大人。”跟来衙役们齐齐应了一声,就上前拉人。

一时,娇呼声四起。

虎背熊腰的捕头径自走到金娘跟前,却是没当即着手,而是劝道:“请薛老板老厚道实随我们走一趟吧,以免的确动起手来,脸面上欠美观。”

金娘冷笑一声,坐着仍旧文风不动,不过悄然皱了蹙眉,尴尬着,这回怕是避不开要着手了。

那捕头等了顷刻,见金娘依然坐着不动,虽尴尬,却也只好上前,伸手拉人,究竟是大人的意思,欠好违反了。

就在这时,一旁围观的人群中飞出一个纤细的身影,一脚踹在了那捕头伸出的手上,悄然的,也没用大力道,没废了他的手,只逼得他不得已直往撤退了好几步。

看到这景象,金娘立刻安下心了,脸上的笑意更暖了几分。

遽然跳出来不是他人,正是得了荣华指令,一贯在旁围观的银花。

陈大人跟荣华打交道也多了,关于她身边的几个丫鬟天然也是恰当了解的,一看到这张熟面孔,脸色立刻唰的一下变了。谁说那位被禁足在府里就会安生了?看看,这不就掺和进来了。

俗话说,宰相门前七品官,更何况公主跟前的近身侍婢了。

陈大人赔着笑就拱手给银花揖了揖:“本来是银花姑娘,好久不见了。”

银花看着他,笑的单纯烂漫:“是啊,说起来,现已有好久没陪公主去叨扰陈大人了。要不然,等公主解了足禁,我们就再寻个黄道吉日,去府衙跟陈大人好好叙叙旧?”

陈大人额角一跳,当即吓出一身汗来,连连摇头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“怎样不敢?”银花挑挑眉,瞥了眼一旁不少惊得花容失容的美丽姑娘们,冷哼了一声,道,“我看陈大人很神威嘛,对着些弱女子动起手来居然一点儿都不含糊。”

陈大人苦涩的笑着辩解:“是他们寻衅滋事在先的。”

“他们寻衅滋事在先?”银花不屑嗤声,“陈大人认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说瞎话唬我呢?这些姐姐们刚在这儿坐下的时分,我在这儿看着了。什么寻衅滋事?他们清楚就只坐在这儿什么事儿都没干好欠好?”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