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妍老公 闪烁拳芒

“现在感觉怎样?”

她深吸一口气,短暂宣泄之后心腔公然不再紧绷难过。“酣畅多了。”

“很好,那就持续。你请假在这罚跪,修车厂缺人手,老厂长找我暂时协助,我得先走了。”宋俊男严重兮兮的提示。“记住,我的出路全掌控在你手上,千万别再激怒崔希赫了。”

“行了,快走吧。”她不耐烦的挥手赶人,然后无法瞪视木鱼和经文。

看来做人偶尔要学点阿Q精力,才会活得轻松一些。

唉,超渡亡灵就来超渡亡灵呗!

夕阳余晖透过落地窗,斜斜洒入偌大气度的作业室。

崔希赫姿势慵懒地堕入皮椅里,一双长腿交迭,大剌剌的搁在半弧形的黑色作业桌上,修长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椅把。

从计算机液晶屏幕中的监督器画面,看见跪在大门口前不断诵经的疯女性,他不住闷声讪笑。“没事敲什么木鱼?真是有病。”

为了保住哥哥的饭碗,这女性果真听话,一整天都乖乖跪在原地,寸步不敢脱离。

这倒让他猎奇起来了,不晓得她这股毅力能坚持多久?是否真能撑到二十四个钟头?

门外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,打断他的冥思。“进来。”

陈秘书走进作业室,递给他一份公函,瞄见计算机里的画面,不由得皱起眉头。“欺压女性好玩吗?”

“欠好玩,但也不难玩。”崔希赫耸了耸肩,执起钢笔,在文件上苍劲有力的落款。

“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,我知道你的性情古怪又挑剔,对许多女性恶感,但就算你厌烦她们,顶多也只会对她们避而远之,从不会恶劣到欺压女性。”陈秘书推推黑框眼镜,用精锐的目光探研他。“可是为什么现在反常了,唯一欺压那个女性?你们之间终究有何过节?”

“你刺探这些,是又想去向我爸妈打小报告?”崔希赫扬了扬眉,非常清楚她的目的。

陈秘书沉着不迫的浅笑供认。“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只需你一个宝物儿子,他们关怀你,想知道你日子中所产生的大小事也是正常的。”

现在崔氏配偶正在欧洲度假,特别叮嘱她每日按照三餐向他们禀告崔希赫的日子小事,包含爱情意向,她当然得详加了解崔希赫和那女性的联系。

“那女性想为哥哥赎罪,我看她这么有义气,便好意大发的给她一次时机,整件事就这么简略。托付你别在爸妈面前乱嚼舌根,以免他们误解我和那女性联系特殊,又打电话来东问西问。”崔希赫一脸不耐烦,将文件扔还给她。

“是吗?”

“看来上了年岁的女性,疑心病都特别严重。”不给她诘问的时机,崔希赫旋即搬运话题。“我的新任贴身助理找到了吗?”上一任男助理因保护不力,害他丢失初吻,老早就被他Fire了。

“还没找到适宜的人选,你应该也很清楚,自己不是这么好服侍的。”陈秘书叹气,一副深受其害的容貌。

“不管有多难找,限你一周之内找到人,否则你预备提前退休吧。”崔希赫从桌面撤下双腿,站动身。“我和朋友晚上有集会,先下班了,没什么重要的事别打电话烦我。”

拎了外套,他大步脱离作业室,搭乘电梯下楼。

踏出皇廷大楼的门口,他走到宋雅晶面前,口气不善地问:“是谁让你在这敲木鱼的?”

“横竖闲着没事,念念经协助超渡亡灵也好。”她将木鱼当成他的脑袋,泄忿似的用力敲击。

“嗤,想不到你还真有好意。”他讥讽低笑。“瞧你敲木鱼的姿势,还挺有当尼姑的潜质,有没有考虑直接落发算了?”

“哼!”她的手好痒,真想一把撕裂他那张放肆的笑脸。

崔希赫发现她因久跪难过、双膝一再动来动去。“假设撑不住就别要强,夹着你的鱼尾巴快滚,今后你们兄妹俩不要再来烦我。”

“我不是什么千金之躯,这一点苦头还能捱得住。”她只忧虑过后这位机车大少自食其言。“当我跪满二十四个小时,你可别忘掉自己的承诺,让我哥复职。”

“定心,像我这种有风格的人,一向是言而有信。”他昂首挺胸,自恋又自傲的笑了。

有风格个屁!她嗤之以鼻。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