壮阳药一粒硬三天 父母儿女一家狂TX

没想到一贯惟命是从的老婆竟然对他大吼大叫 还要离婚,苦楚难忍的何兴平破口大骂,贱人!只会生赔钱货的贱人!脱离我,你做小姐都没人买!又老又丑的八婆!

方知墨站在漆黑里,静静注视躺在地上如血染的蛆虫一般厌烦的何兴平,空气中充溢着腥甜的滋味,安辰羽来过了。

窗子灌进阴冷的风,一场出其不意的暴风雨突击了安静的W市,何兴平打个寒噤,严峻的瞪大双眼,死死盯着旮旯里如魅如魂的身影,惨白的闪电倏然点亮,他的眸子也跟着一亮,好像发现了救星,“总监!总监!救我,救我啊!”

好像被何兴平惨痛的求救拉回神智,方知墨踏着满地的血腥逐步走来,力道适宜的扶起何兴平,将他安排在沙发里,自己也安静的坐在他身边。

冥冥中好像听见了死神的呼唤,何兴平的嗓音不断哆嗦,哆哆嗦嗦的望着方知墨,“总监……救我啊,别让我这样坐着,我的血快流光了……”

“流血,是不是很疼?”秀美的男人悄然侧过头暖笑。

这暖魅人心的浅笑在何兴平眼中仿若魑魅魍魉。

“总……总监……你不要过河拆桥……”

“你累了,该睡一觉。”好像想起还有什么作业没做,方知墨回收了凝睇窗外风雨的目光,从口袋掏出一支银色的消音枪,有条有理的摆开保险扣,悄然抵着何兴平的左耳,“再会。”

下雨了,电闪雷呜!裴然擦着头发将各类家电的插头拔掉,又悄然走进杰米的房间,查看门窗是否关紧。杰米的窗户装了两层,隔音还不错,这样的风暴大约还不会影响他的好眠。

掖了掖小家伙的被子,裴然忍不住亲了亲那嫩苹果一般的小脸,奶香怡人。

回客厅倒水时安辰羽两眼放光的站在卧室门口。

“亲爱的,快过来睡觉吧。”

端着水杯的手指暗暗收紧,裴然抿着嘴,明澈的眸光定定望着不怀善意的野兽。

玩宠

缘起缘灭应有时 Chapter 73

侧着头悄然审察裴然蝶缩在薄被里的背影,安辰羽枕着双臂,这当地真够小的,床更是小的一个人睡都嫌窄,竟然要放两个人。小然又禁绝他靠过来,现在他觉着半边身子快麻了,好像被点了穴般哀痛。但是越这样成心坚持间隔,神经就益发的忐忑不安,更要命的是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拼命的住他鼻腔里钻,恶作剧似的撩拨活络的神经。

安辰羽深深吸了口气,这房间怎样这么热?

热的他想把上衣脱光,又遽然想到小然或许会由于他这个动作警钟高文,抑郁!

“明日搬回我那儿住吧。”

“没人请你来,不喜爱就走。”半晌,她才闷闷的哼了声。

“你这人怎样这么暴虐呀,明知道我不想脱离你,还不容许我发牢骚,动不动便是爱吃不吃,爱走不走的,暴虐……”他较为愤慨,身子悄然住中心挪了挪。本来就狭小的空间登时愈加逼仄,无形中有股炎热流窜过两具年青的身体。安辰羽倒吸一口凉气。

感觉到热源离自己的后背越来越近,裴然的脑门悄然渗出细汗,藏在被子里的手攥的也越来越紧。在这样静寂而又漆黑的空间里,剧烈的心跳声隔着枕头不断激荡,更何况是两个人的心跳,现已震的耳膜含糊作痛。仅有的不同点是裴然的心韵如擂鼓掺杂了严峻与惧怕,而安辰羽……是热的……

她逐步移着手臂,放在胸口,安慰杂乱的心境,期望从速入眠,孰料这么细小的动作竟然引起了安辰羽的不满,乃至反响过度道,“你烦不烦啊,我刚要睡着就被你动醒。”

她烦?她就缩在被子里挪了下手,能有多大动态?

“你才烦呢,不断的翻身我都没说什么!”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